操场乡:小组长大作为

2020年06月11日 来源: 新余新闻网 作者:通讯员袁亮

在分宜县操场乡农村基层一线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拿着微薄的报酬,干着繁杂的工作,大到党和国家政策的落实,小到邻里的鸡毛蒜皮、家长里短,他们默默付出、辛勤耕耘,在小岗位上展现大作为,他们就是村民小组长。

脱贫不忘本

“我要感谢这个时代,感谢党和政府,也要感谢我自己……”

钟梅典,55岁,是操场乡山泗村一位普通的农民,30年前妻子不幸患病离世,从此,他便与儿子相依为命。命运多舛,2006年刚成年的儿子不慎从租房的二楼摔下,脑神经被摔坏,导致终生瘫痪。为了照顾儿子,他辞职回家,日子过得十分紧巴。2014年,他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。

政策的帮扶,干部的鼓励,让他重拾信心,决心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生活。他瞅准商机,邀人一道做起了竹木生意,通过贩卖竹木,他每年收入达5万余元,好光年可达7~8万元。此外,他还成功带动周边近10余名村民务工,在他的带动下,2019年贫困户谢井牙增收1万余元,成功脱贫摘帽。

钟梅典不等不靠不要,勤劳致富的喜人变化群众看在眼里。2017年,经村委会组织,村民小组投票,他当选为乌狮组组长。

“既然当上了组长,就要为村民做点实事。”乌狮组地处偏僻,去年旱情十分严峻,村民用水极为困难,他积极与上级沟通,争取资金3万元,带领村民重新寻找一处安全水源,连续奋战3个日夜,成功将安全水送至每家每户。

“自从梅典当上了小组长后,乌狮村的日常事务都做得有模有样,群众十分认可,”山泗村党总支书记钟春发称赞道。

三十年如一日

“担任组长几十年,个中酸甜苦辣,真的只有自己才能体会。”黄龙生,58岁,操场乡上松村人,1986年开始担任东头组组长,累计任职时间长达30余年。谈起过往的任职经历,黄龙生历历在目,感慨良多。

2017年,为改善人居环境,全市上下掀起了“保家行动”热潮,东头组位于上松村东部,村中的一排破旧猪栏显得格格不入,一到夏天,蚊蝇肆虐、恶臭难当,群众反应十分强烈。

作为村小组长,黄龙生积极响应政府号召,“5+2”“白+黑”入户宣讲政策,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。

万事开头难。“如果我不带头,这个工作是做不下去的。”当时,他的父亲在村旁有一栋25㎡的猪栏,为做到公平公正,他首先拿自己人“开刀”。伴随着挖掘机的轰鸣声,破旧墙垣轰然倒塌,周边群众窃窃私语,“这下是动真格的了!”最终,在他的带领下,东头组成功拆除猪栏80余个,面积达3000㎡。

三年过去,随着新农村建设、村庄整治等项目的不断落地,东头组村容村貌实现了“大变样”。如今,住房整齐划一,道路干净整洁,四周被青山、绿草环抱,村前流水潺潺,一幅“小桥流水人家”的秀美乡村画卷。

我是党员我带头

“我是党员,是组长,我带头值第一班!”简单的一句话,道出了一位党员22年的坚守。舒禾生,59岁,中共党员,自1998年以来一直担任太湖村仓下组组长。

今年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,为响应上级“外防输入、内防扩散”要求,村组道路实行交通管制。舒禾生带头担当,无论刮风下雨,始终能看到他身穿红马甲、手持小喇叭在房前屋后穿梭的身影,一句句喊话,一次次巡逻,一遍遍劝解,告诫村民不要外出、不要聚集、不要赌博。

“有些老表很理解,但也有反应过激的。”在一次值守过程中,隔壁村庄的群众冲卡,态度十分蛮横,舒禾生好言相劝,换来的是老表的恶语相向,甚至要动手打人,事后竟聚集了几名年轻人扬言要报复。

“我有理,我不怕。”舒禾生坦然说道。

有理有利有节,是他为人处事的原则。在担任小组长期间,他深入推进阳光村务、组财村管等制度,坚持大小事务公开,赢得了群众的高度认可,成功帮助他啃下了疫情防控、“拆三房建三园”等一个又一个硬骨头。

村民小组是村民自治的最小单位,是打通服务基层工作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近年来,操场乡高度关注村民小组长队伍建设,不断在选优配强上下功夫,在典型挖掘上下力气,在关心爱护上用真情,81个村民小组长同心同力,凝聚起乡村振兴的磅礴力量。“下一步,我们将探索开展‘亮牌’奖励机制和‘基本工资+补贴+绩效’的保障机制,给予村小组长精神和物质的双重保障,为他们干事创业撑腰鼓劲。”乡党委书记罗卫群说。

[责任编辑:邓彬]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