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桥镇新楼村村民小组长绘就民生大画卷

2020年06月22日 来源: 新余新闻网 作者:通讯员朱清文

“以前争山争田、打架斗殴全是事故,现在都成了以前的故事了。”新楼村党总支书记黄盛根感慨,大规模的械斗现在成了老年人的回忆,中年人的谈资,年轻人的玩笑,在村党组织和村小组长的共同努力下,以往隔江对峙,占山头、架土炮的场景将永不重现。

户籍人口4000余人,12个自然村23个村小组,一个大姓外加众多小姓,号称“上下三黄”的新楼村当数杨桥镇村情最复杂、工作开展难度最大的村。但就是这么一个“麻烦”村,却做到了“大事不出镇,小事不出村”,各项工作位居全镇前列,这其中,离不开村小组长的功劳。

村小组长有威信,万事我先上

“如果把村党组织比作中枢神经的话,那么村小组长就是神经末梢,他们最直接联系群众,是服务群众的‘最后一公里’”黄盛根说。为了帮小组长找准定位,充分发挥他们的纽带桥梁作用,新楼村定期组织小组长收集村民意见,统一整理反馈给村里,再由村小组长将处理结果传达给村民,做到事事有回应。事情得到解决,村小组长在村民心中威信逐步树立,推动工作自然也就越加畅通无阻。

2018年,全市拆“三房”工作如火如荼,新楼村拆除“三房”7万余平方米,体量位居全镇第一位。拆“三房”先拆谁?当然是村小组长,村民小组长家的房子拆掉了,再加上村小组长白天黑夜上门讲解政策,推进工作中的难题就迎刃而解。2019年,殡葬改革是乡村重点工作,家族观念浓、讲究传统的新楼村率先收齐龙杆、龙绳,原来是几位小组长连夜把龙杆、龙绳送到了祠堂,村民见有人带头,紧随其后,纷纷联系村干部上门收棺木,最终新楼村无争端圆满完成了任务。2020年,新冠疫情爆发,杨桥各村小组都设起了卡点,严防出入,认为影响生活的村民们反响强烈,村小组长就成了他们攻击的对象。“天天怪我们多管闲事,吃饱了没事守路口,有事没事还上门发传单”,新楼村9组小组长黄明根说,“虽然群众反响大,但是没有人违反规定,我们说的话,老表还是买账。”

村小组长有想法,大事拿主意

“2018年拆‘三房’的时候我们这个片拆不动了,我向村委提议采取航拍的方式,把老房子的样子拍下来,并联系有资质的设计院对村庄进行同步设计,把航拍图与规划图用宣传展板的方式展示给村民看,形成强烈的新旧对比,让新楼村村民美丽新农村梦由破到立,最后村里采纳了我的建议,群众的反响很不错。”新楼村1组小组长黄郎公自豪地说。

“村里前不久招聘用干部,找了我们8个在家的村小组长参加民主测评,我们每个人都投了票,同时我们还根据平常对后备人选的了解,发表了自己的意见。”新楼4组小组长黄二毛表示,村里的大事,一般会找村小组长提前商量,在统一意见的前提下进行实施,大家的矛盾也会小很多。

“以前总是争,争的耳朵都红了,村里公共设施和村民公益事业放到哪里都定不下来,哪个片没分到,还要来找村里要说法。现在大家提前沟通,沟通好了,这种问题后面再也没出现了。”村党总支书记黄盛根说,村小组长现在对村里的工作了解更加深入了,对村里的难处也更加体谅,大家能齐心协力把工作做好。

村小组长有保障,做事有动力

“村小组长,说官不是官,如果只干活没有保障,工作的积极性和热情必然会大打折扣。”新楼村党总支书记黄盛根说,新楼村结合本村实际建立了专门的误工补贴发放机制,让村小组长无后顾之忧。

“我们将村小组长的误工补贴分成了三块,一块是基本的务工补贴,这个大家都是一样的,每人1200元/年。此外,我们根据各片区的人数,设立了5元/人的绩效管理,以及3元/人的奖补,结合各片工作完成情况进行发放。片区管得人多,工作量大,他的误工补贴会相应多一些,人口少的村小组,工作量相对较小,误工补贴会低一些。”据悉,新楼村小组长误工补贴平均每人每年4000元以上,最多的村小组长达到了6500元。

该村还在宣传上下功夫,发掘村里优秀村小组长的先进事迹进行宣传,激发村小组长工作的热情。新楼村“两委”干部重视并经常接触村民小组长,适时听小组长们说说情况、倒倒“苦水”,给他们加油鼓鼓劲,让他们感受到村党组织的关怀、信任和尊重。

[责任编辑:邓彬]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